热搜: O2O  景泉卫浴  LED  O2O模式  陶瓷  水龙头  O2O平台  卫浴  法恩莎  门窗 
 
 
当前位置: 建材资讯宝O2O平台 » 资讯 » 瓷砖资讯 » 正文

河南内黄陶瓷园环境污染17位官员被追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来源:东方今报  作者:米方杰 发布日期:2018-05-09  浏览次数:287
核心提示:5月5日,省环保厅对此前央视曝光的安阳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环境污染问题进行了严肃追责,内黄县副县长被免职,安阳市政府副秘书长

5月5日,省环保厅对此前央视曝光的安阳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环境污染问题进行了严肃追责,内黄县副县长被免职,安阳市政府副秘书长、市环保局局长等多名相关责任人被政务处分。

回顾:央视曝光内黄陶瓷产业园区环境污染问题

按照当地村民举报的线索,2018年3月12日,《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了河南省内黄县,为了核实当地陶瓷产业园是否存在污染的问题,记者使用无人机在两百米高空拍摄了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视线所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厂房、和裸露堆放的白色粉料。

记者驱车沿着这条瓷都大道继续开始调查,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规划面积11平方公里,年产瓷砖近2亿平方米,是中原地区最大的陶瓷生产基地和产品集散地。尽管生产企业没有开工,但是大大小小的瓷砖销售门店的生意却还是十分红火,一辆接一辆的大货车穿梭于其间。

销售人员:前年这个门店一年做了两个亿,今年的任务是1.8个亿。

销售人员:就是这些陶瓷厂吧,一个月上缴财政税务就是一千多万。

看到记者在了解瓷砖的市场行情,销售人员显得很热情。他们告诉记者,这些销售门店销售的瓷砖绝大部分来自园区里的生产企业。交谈中,记者希望能够了解一下瓷砖生产是不是会污染环境,没想到,销售人员回答的很直接。

销售人员:污染不小,地下水都没有办法吃了,原来山东临沂、淄博那边有陶瓷企业,现在人家那边不让干了,所以跑到我们这边来了。国家让停产的时候,我们这边都是白天停,夜里偷着生产。

这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生产陶瓷离不开用煤,煤,本身就会有污染。当记者问到,为什么现在没见到企业生产时,销售人员都显得很神秘,避而不答。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记者一连几天在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及周边展开调查,但是始终没有看到园区的企业进行生产。终于,在3月20日的晚上,一直安静的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发生了变化。当天晚上,记者在陶瓷园区周边闻到,一股浓浓的、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令人窒息。

河南内黄陶瓷园环境污染

这家名为“朗格陶瓷有限公司”的企业里冒出了巨大的烟雾,即便在夜色中,烟雾也显得异常惊人,浓浓的、厚厚的、远远望去,如同火灾现场,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煤油味道。

硝河,是内黄县唯一的一条河流,3月21日清晨,记者在通往大堤口村的硝河桥下注意到, “白色”的污水正在通过一个排水口源源不断的排到河里。这些排出的“白水”表面上有泡沫,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硝河大桥下的两个排水口那里,污水已经在河面上形成了一片彩色的油污。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一些在陶瓷厂工作的村民告诉记者,陶瓷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废水首先会排入厂里的污水池,再慢慢渗入地下。每到下雨天,再“借机”顺着雨水管道排入陶瓷园区旁边的硝河中。

在调查时,记者也了解到,内黄县陶瓷园区在投产之初,并没有设置统一的工业废水处理管道和设施,按照要求,生产环节产生的工业废水必须要在内部使用,不允许外排。但村民们告诉记者,前几天下雨的时候,桥下好几个管子还在流黑乎乎的污水。记者沿硝河流经陶瓷园区的河段走了一圈,发现类似的排水口总共有七个。

陶瓷厂一开工 周围庄稼绝收!30多米地下水黑乎乎无法饮用

2017年8月21日,环保部印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要求“2+26”城市包括陶瓷行业在内的建材行业非天然气生产企业,在采暖季全部实施停产。而内黄县恰恰处在划定的范围之内。

调查时,当地的村民告诉记者,2018年春节前夕,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的企业陆陆续续停产了,工人放假回家过年。春节之后,正值全国两会召开,所以园区里的企业也没有开工。但是就在两会结束的当天晚上,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就发现这些污染大户,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工了。

小屯村是距离陶瓷产业园区西侧最近的村庄,看到记者采访,村民们纷纷向我们讲诉他们的遭遇。顺着村民们手指的方向,记者注意到,靠近陶瓷产业园的地方,小麦都开始发黄。

村民们告诉记者,陶瓷厂一开工,靠近厂子的庄稼就都死了。近几年来,每到秋天,靠近陶瓷厂的田地里的农作物几乎全部绝收。在先后走访了陶瓷园区周边的大堤口、小屯、韩庄和西仗保等多个村子之后,记者从村民们口中得到了类似的信息。在村民们看来,造成粮食绝收的“罪魁祸首”就是从陶瓷厂烟囱里冒出来的“烟”。

除了大气污染,当地村民更害怕陶瓷厂排出的水,30米深的井水都不敢吃了。

内黄县后河镇大堤口村,与陶瓷园区不过一河之隔。记者在村里走访的过程中,村民们纷纷向记者反映,这些年来,村里的地下水遭到了污染,原本清亮亮的井水变得水质越来越差,只敢用来洗衣服或者喂牲口。

迫不得已,村民们只能舍近求远,从几十里地外的其他村子打井。一位村民特地从自家30多米深的水井里打出来一桶水,水已经是黑色的了。

河南内黄陶瓷园环境污染

放置了十几分钟,这桶水颜色依然非常浑浊。村民把水烧开,记者发现,水面上出现了一层像油渍一样的漂浮物,而且底部还出现了大量水垢。调查时记者走访了陶瓷产业园周围的几个村庄,地下水污浊不堪的情况随处可见。

调查时,当地村民反复强调,陶瓷产业园将污水排放到地下,村里的地下水因此受到了污染,井里的水根本无法饮用。对于村民的这一说法,一位自称是嘉德陶瓷有限公司营销总监的工作人员也承认,园区里存在着水源的污染。

销售人员:肯定污染,不污染地下水污染哪里呢?它最终还是要渗到土壤里面去,对不对?

采访时,记者走访了多个村庄,在与村民们进行了解情况时,只要一提到“污染”时,很多村民都避而不谈,这让我们感到很奇怪,明明受到污染,为何又不愿意反映问题呢?采访过程中,村民们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一笔由陶瓷厂发放的“污染费”。他们告诉记者,按照各家田地距离陶瓷厂远近的不同,每亩地由陶瓷厂补贴20元至100元不等的费用。

事实上,原环保部印发的《陶瓷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 25464—2010)》,对陶瓷工业企业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等污染物排放限值做出了明确规定,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里的生产企业,是否严格执行了我国现行的陶瓷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是否安装了脱硫、脱硝、除尘等环保设施了呢?

销售人员:硫什么的都超标,一个最小的厂都要用三四百吨煤,大厂要达到五百吨、八百吨,空气污染、雾霾,脱硫也不行,同样是超标,不行。脱硫白天可以,晚上还是在排。这个东西,没办法,要想降成本,只能这样。

一位自称是内黄县嘉德陶瓷有限公司营销总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了降成本,企业只能利用夜间偷排。而如果使用清洁能源天然气相对更容易达到标准中的要求,但势必会带来瓷砖成本的上涨。据内部人士测算,如果内黄县产区实行“煤改气”,将导致陶瓷企业生产成本增加18%,一块瓷砖的成本就将增加一块五毛钱。出于成本考虑,截至目前,内黄陶瓷园内依然有多家陶瓷企业并没有“煤改气”。

环保所:没有授权不敢管

除了潜在的废气污染,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里的陶瓷厂又是如何处理他们的生产废水的呢?2016年《河南日报》上的一篇报道清楚地写着:“投资2800万元的内黄城南污水处理项目,日处理污水5000吨,可以基本满足陶瓷园区污水处理需求,项目在推动陶瓷产业转型升级的同时,也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环保效益双丰收”。

两年过去了,这个投资2800万元的污水处理项目是否已经建成,处理的是不是陶瓷厂产生的工业废水呢?带着种种疑问,记者来到了内黄县陶瓷园区碧水源污水处理厂。

几位污水处理厂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污水处理厂是在2017年下半年才投入运营,由于工艺所限,只负责处理陶瓷厂里的生活污水,至于陶瓷厂产生的工业废水去了哪儿他们并不知情。

记者随后又来到了分管河道管网的内黄县水务局,就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7个通向硝河的排污管究竟是从何而来进行了解。

内黄县水务局工作人员拿起电话进行了询问,然后告诉记者说,硝河,后河堤口村那一段,往下有个排水口,水务局副局长说是偷建的,猜测是污水。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由水务局修建的通往硝河的管道有两个用途,分别是泄洪以及用于给村民浇地灌溉,记者看到的这个巨大的排水口并不是由政府部门修建,而是有人私下偷建的,为此,内黄县水务局的工作人员也建议记者向陶瓷园区环保所举报。

根据水务局工作人员提供的地址,记者找到了“中原瓷都环保所”,一进门,记者还以为走错了地方,环保检查部门就设在了陶瓷生产企业营销大厅里。记者以环保志愿者的身份见到了“中原瓷都环保所”的负责人。

《经济半小时》记者:之前有没有人来举报过?

河南省内黄县陶瓷园区环保所所长:以前没啥人举报过。

记者:你们也没有去查处过?

所长:我们经常去查,这个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记者:你们负责的,围绕硝河,有多少个这样的口子?

所长:也没几个。

记者:没几个?你都记不清楚这个口子去没去过?

所长:只有这个位置我确认清楚了,我才能说。

记者:这个是泄洪口吧?

河南内黄陶瓷园环境污染

河南省内黄县陶瓷园区环保所工作人员:这个不是泄洪口,具体什么口不知道。面对记者的提问,“中原瓷都环保所”的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中原瓷都环保所”的职责就是检查生产企业排污、大气污染的情况,但是当记者以环保志愿者身份举报企业偷排污水、偷偷建排污口,将工业废水直排到河流里的时候,这位负责则表示,硝河桥下排水口的数量和排污情况他们“并不知情”。

河南省内黄县陶瓷园区环保所所长:存在是相对存在的,只要有人活动就有污染,别说企业了。

随后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内黄县每年都会对陶瓷园区周边的地下水进行监测,从没有发现过污染问题。面对这样的回答,记者提出,从企业偷排污水口到“中原瓷都环保所”不到一公里,我们希望带着环保检查人员实地查看,没想到遭到了环保所工作人员的拒绝。

河南省内黄县陶瓷园区环保所所长:这得等领导批准了,我才能去。

记者:那你们不是每天也在查厂子,查这些。

河南省内黄县陶瓷园区环保所所长:那是局里授权的。

记者:局里让你们查你们才能查。

河南省内黄县陶瓷园区环保所工作人员:对,不授权管不了。

记者:还需要授权?

河南省内黄县陶瓷园区环保所工作人员:没有授权不敢去。

在采访的过程中,村民们告诉记者,陶瓷厂周边将近90%的劳动力都在厂里打工,一边是被污染的家乡,一边是挣钱的营生,关于未来,他们不乏担心,更多的则是无奈。

追责:17名责任人被处分副县长被免职

4月19日晚,央视财经频道对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环境污染问题进行了公开曝光。4月20日,省纪委监察委介入该事件的先期调查工作。4月24日,省纪委监察委、省环保厅及安阳市纪委监察委共同组成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全面调查。4月28日,调查组在认真调查、查明事件原因基础上,形成调查报告,划分了责任,并对相关责任单位及责任人员提出处理意见。

经查,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在环境保护方面存在以下突出问题:园区管理标准不高、要求不严,厂区无组织排放问题突出,污染严重,个别企业对煤制气工段管理不规范,扬尘污染突出;企业生活污水、清洗厂区污水直接外排;园区污水管网建设不配套,收水能力严重不足,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管理不规范,部分企业管网配套不完善;产业园区周边部分地下水污染严重,部分村庄地下水氨氮浓度超标;河长制没有真正落实,监督管理不力,现场调查时,7个雨水管网排放口,有4个仍存在污水排放问题。

上述问题的产生,主要原因在于市县两级政府对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企业的污染物排放问题监督不力;市县两级环保部门对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企业的污染物排放问题监管不到位,查处不力;内黄县住房城乡建设部门对内黄县污水处理系统的设计和对污水的收集与管理监管不到位;流经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的硝河河长,对通向硝河的排污口排查不到位,封堵不力;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管委会对园区内企业管理不到位,对园区内企业的污染物排放问题监管不到位,查处不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暂行规定》等有关规定,安阳市、内黄县监察委委务会对17名责任人给予政务处分。

◎安阳市政府副秘书长、市环境保护局党组书记、局长郭虎江对内黄县环保工作领导不力,负有领导责任,给予警告政务处分。

◎安阳市环境保护局党组成员、市环境保护监测站党支部副书记、站长齐峰分工负责联系内黄县环保工作,对内黄县环保工作领导不力,负有领导责任,给予记过政务处分。

◎内黄县委副书记、县长王辉对辖区内的环保工作领导和监管不到位,负有领导责任,给予记过政务处分。

◎内黄县委常委、政府副县长方海龙对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环保工作领导和监管不到位,负有领导责任,给予记过政务处分。

◎内黄县政府副县长王磊对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企业的污染物排放问题监管不到位、查处不力,负有领导责任,给予记过政务处分,免去内黄县副县长职务。

◎内黄县政府副县长曹卫彬对内黄县城乡规划建设与管理工作领导不力,对硝河排污口排查不到位、封堵不力,负有领导责任,给予警告政务处分。

◎内黄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副主任高红亮对硝河排污口排查不到位、封堵不力,负有领导责任,给予警告政务处分。

◎内黄县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甘新贤对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存在的环保问题负有直接责任,给予记过政务处分,免去县环保局局长职务。

◎内黄县环保局工会主席蔺新合对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存在的环保问题负有直接责任,给予记过政务处分,免去县环保局工会主席职务。

◎内黄县产业集聚区环保所所长李水涛对陶瓷产业园区企业环保问题的监管不到位、查处不力,给予撤职政务处分。

◎内黄县产业集聚区党工委委员、副主任兼规划建设局局长杨现军对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存在的环保问题负有直接责任,给予记过政务处分,免去产业集聚区副主任职务。

◎内黄县陶瓷产业园区副主任、县产业集聚区主任科员王献民对环保安全工作失职,给予记大过政务处分。

◎内黄县水务局党组书记、局长徐强对落实硝河排污口的排查、封堵不力,给予警告政务处分。

◎内黄县水务局副主任科员王芳落实硝河排污口的排查、封堵不力,给予记过政务处分。

◎内黄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党组书记、局长铁新英对内黄县污水处理系统的设计和对污水的收集与管理监管不到位,给予警告政务处分。

◎内黄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岳希文对内黄县污水处理系统的设计和对污水的收集与管理监管不到位,给予记过政务处分。

◎内黄县市政工程管理维护处主任童得军对内黄县污水处理系统的设计和对污水的收集与管理监管不到位,给予记过政务处分。

半小时观察: 瓷都污染何时休

一边是污染企业,一边是当地税收的重要来源,究竟哪一个更重要,这的确是摆在当地百姓,当地政府眼前的一道选择题。但家园是没有办法搬走的,要呼吸的空气和要喝的水,是无法用钱买来的。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人和社会持续发展的根本基础;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要建立责任追究制度,对那些不顾生态环境盲目决策、造成严重后果的人,必须追究其责任,而且应该终身追究。

我们希望当地政府能做好这道选择题,不要为了眼前的政绩,眼前的利益,毁了子孙后代的家园。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按分类浏览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排名推广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